• 西安位居最受欢迎十大旅游城市第四 2019-03-14
  • 男子被人踹到公交车前相关新闻 2019-03-14
  • 滴眼药水无法逆转白内障 2019-03-10
  • 人社部:尽快实现基金统收统支的全国统筹模式 2019-03-10
  • smart 20周年特别版上市 13.9888万起 2019-03-10
  • 7200万?有木有计划突破1亿?[哈哈] 2019-02-23
  • 福利 盒马鲜生为啥开一家火一家?陕西首家盒马鲜生来了! 2019-01-29
  • 中共中央组织部“12380”举报网站 2018-12-01
  • 无论什么制度关键是配套措施要跟得上,权衡哪种方法更科学。 2018-12-01
  • 章节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黑龙江省22选5开奖结果-> 腹黑小说 -> 炮灰女配进化论全文免费阅读

    黑龙江36选7:正文 第 8 部分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给我出好作品?”

        “不肯出好作品给你,他也不能给别人出好作品这笔生意不亏”林少宇声音里似乎带着丝笑意,“倒是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菩萨心肠了?”

        句话噎的宋清歌脸都绿了,半天才哑着嗓子说:“什么菩萨心肠,我不喜欢你总跟叶聆溪家里的人有往来,我会吃醋我这几天想了很久,宁愿用我的前途当交换,也不愿意你再和她有什么往来了”

        林少宇顿时被感动了,半天才低声说:“你为了我放弃那么多,我又怎么舍得亏待你?你放心好了,这几天我也在找别的门路,编剧又不是只有他个,不找他也就罢了,我也是不愿意跟她有任何纠缠的”

        “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她离婚?”宋清歌低声问,将手里的烟蒂戳在沙发上,烫出个黑洞,才笑着松开手

        “叶家现在不肯松口,我的父母也舍不得阳阳,不肯让叶聆溪拿着阳阳的监护权”林少宇捏了捏眉头,叹了口气,“我原本的计划是过两年切都平顺了再提,谁知道她突然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不光是不像之前那样听话,反而对他处处防范,让他很多计划没有办法顺利进行下去

        “要不这样”宋清歌小声对林少宇建议,“咱们也抓她个小辫子,好让她不得不妥协?她不是在小镇上的客栈吗,那里来来往往人多是非也多,她出来进去的,不也接触了不少男人?”

        “她?”林少宇嗤笑着,“她平时就是个闷葫芦性格,现在还能变成风马蚤老板娘了?”

        不是林少宇瞧不起叶聆溪,而是他太了解叶聆溪,她从来都是个低调的人,就算现在异常坚定的要跟他离婚,内心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在林少宇看来,就算宋清歌能倚门卖笑,叶聆溪也未必能豁出这张脸去

        但是男人就是这么奇怪,偏偏就是宋清歌这样的女人,才让他们觉得更诱人,更媚惑,更难以自拔,反倒是叶聆溪这样传统意义上的好女人,让他觉得索然无味

        “你倒是信她”宋清歌语气虽然平静,脸上却大怒,想撕什么东西泄愤,又怕伤了修理好的指甲,只得愤然作罢,冷笑着说,“就算她不搞出事来,你就不能栽赃吗?林总裁是那么轻易就被难倒的吗?”

        “我的姑奶奶,你这是要我自己给自己做顶绿帽子戴翱”林少宇失笑

        “那你戴还是不戴呢?”宋清歌对着电话吹着气说,眯起了眼

        声音撩拨在林少宇心上,让他不由得伸手松了下领带

        “戴”林少宇意有所指的笑着回答,“你让我戴什么,我都得戴”

        宋清歌脸色变,旋即对着电话撒起娇来,直哄得林少宇终于松了口,顺了气,才安心挂了电话,对着地凌乱,疲倦的躺在沙发上,再也不想动了

        叶聆溪送走宋清歌脸色就变得不大好,客栈里的人终于良心发现的放她回房里休息,就连小阳阳都被阿青抓去跟狗狗玩,阿青拽着叶聆溪的袖子求了半天,把阳阳抱去她屋里睡了

        庄欣临走时还逼着叶聆溪喝了杯热牛奶,让她好好睡觉

        她们虽然在宋清歌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表示,还毒舌加贬损,看她精神不好却又那么关心她,让叶聆溪感动极了,想张口感谢,却让几个女孩子堵了回来,嘻嘻哈哈的把她塞进卧室里

        客栈早早就关了门,冷清下来

        叶聆溪躺在床上,脑海里遍遍的回想白天发生的事情,宋清歌的轻蔑和嘲讽,以及后来的愤怒和阴冷,她都看在眼里,这会儿全都翻涌出来,堵在她眼前不愿意散去

        宋清歌说要考虑,却并没有给句准话

        看得出宋清歌对结婚证的事情又愤怒又害怕,甚至还带着丝狂躁,让叶聆溪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这次会不会给唐墨谦带来麻烦呢?从宋清歌的语气里可以感觉到,她认为叶聆溪是绝对不可能拿得到这东西,而是从别人手里拿到的

        那个藏东西的地方,到底是宋清歌还是唐墨谦所有?他们两个之间又曾经发生过什么?

        想到唐墨谦,叶聆溪才突然反应过来,似乎从那天之后,她就没再见过唐墨谦了,之前他每天会来客栈吃顿饭,有时候店里忙起来,还会主动跟着帮忙,甚至会隔几天就耿母,现在却似乎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这让叶聆溪顿时不安起来,她的确是没有想过会和任何男人有什么进步的接触,可唐墨谦却让她感觉不同,他和林少宇那样强势的男人是不样的,林少宇是带着优越感的强势,唐墨谦却是温和而谦逊的,让人不由自主就感觉到如沐春风,让叶聆溪对唐墨谦总留了几分心软

        更何况唐墨谦对她从来没有要求过什么,反而而再再而三的帮她,关照她,甚至非亲非故的还陪她去了趟他原本不愿意去的地方,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还直护着她

        相比起来,林少宇身为她的丈夫,却什么都没做过

        叶聆溪苦笑着,想起自己青春年少时的暗生情愫,迷乱在林少宇的翩翩风姿之下,他稍微对她勾勾手,自己就迫不及待的上钩了

        这只能说她少不经事,那时候满脑子都是风花雪月,哪里想过共度生不仅仅是句浪漫的情话,更是生的承诺和负担

        林少宇是明知道是什么后果,却还是对她伸出了手,她则是完全没有考虑过就咽下了苦果

        现在想想也只能怪自己活该,若是当时能够有此刻的半分清醒,或者遇到的人不是林少宇

        叶聆溪不断对比着唐墨谦和林少宇的不同,心中突然生出丝警醒,她最近似乎想到唐墨谦的次数有点太多了,而且他跟林少宇本来就是不同的人,这样放在起比较,实在是没什么意义

        叶聆溪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在自己控制之内,便沉下心来,不再乱想,拉开灯,抱着阳阳从小到大的照片翻看

        只有阳阳能够有这样的温暖,让她在任何时候都能镇定下来,心意的只想着她的阳阳,她辈子要呵护照料的宝贝

        可这个夜晚未免太安静了些,看着这些照片,就好像那些画面都活过来,电影样从眼前闪过,有阳阳,自然就有其他的人,曾经发生的和现在发生的交织在起,让她会儿痛苦会儿快乐,会儿害怕会儿欣慰,情绪不断的变化刺激之下,叶聆溪再也睡不着了,索性掀开被子,披上衣服起床

        屋子里的空气几乎凝结在起,让她透不过起来,深呼吸数次,只觉得缺氧窒息,叶聆溪来回踱步,犹豫了下,还是套上外套,走出房门

        现在是旅游淡季,小镇上的游客不多,晚上的大街很安静,昏黄的路灯沿着河蜿蜒而下直到这条街的尽头

        叶聆溪走在大街上,呼出口浊气,总算觉得脑袋疼的轻了点,耳边的轰鸣声也渐渐变弱,整个人似乎都被小镇的气息感染着,沉静下来

        路灯下有个阿婆在卖馄饨,看到叶聆溪走过来,对她笑眯眯的招手

        叶聆溪连忙走过去,认出这是临街住着的位阿婆,连忙打了声招呼

        “你是耿妈妈家的小溪啊”阿婆眯着眼看叶聆溪,笑着转身取出只白瓷大碗,用个大勺舀了勺馄饨在碗里,放在桌上,对她笑嘻嘻的说,“快来尝尝婆婆的手艺”

        “谢谢阿婆”叶聆溪心里也暖暖的,坐了下来,抽出筷子

        之前因为心事太多没有吃晚饭,这会儿闻到馄饨的香气,看着清亮的汤,圆滚滚的馄饨,翠绿的香菜,细碎的紫菜,不由得食指大动

        叶聆溪吃完了碗馄饨,收拾了碗筷,才缓缓沿着河堤继续走

        下午下了会儿雨,地面上还是湿漉漉的,青石板的地面,闪烁着灯光的影子,淡淡的寒气慢慢的浸入人的肌肤里,让叶聆溪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才走了没两步,就看到桥边站着个人,默默地看着她,也不知看了多久

        是唐墨谦

        叶聆溪的脚步顿住了,也不知道该前进还是后退

        唐墨谦看着叶聆溪,似乎叹了口气,对她勉强笑了笑,转过身,低头看桥下的流水

        叶聆溪看着他这个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软,脚下居然不受控制的朝着他的方向走过去

        直走到唐墨谦身边,他才转过身,对着叶聆溪微微笑

        “嗨”叶聆溪打了声招呼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唐墨谦想了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晚上太安静,反而有点睡不着”叶聆溪笑了笑,摇着头,也跟着他的目光,落在河面上

        河面倒映着月亮的影子,因为直在晃动,显出几分缠绵的意味,河里的水流淌的很慢,缓缓滑过,发出泠泠的水声,听着这水声,反而感觉夜晚更加安静

        唐墨谦看她这样,也没说话,转了个方向,站在叶聆溪的另边

        叶聆溪顿时觉得旁边吹来的风小了,这才发觉唐墨谦是站在风口上替她挡风,不由得脸上有点发烧,垂下了头,装作看河面的样子

        总是不说话好像也有点尴尬

        “这几天没见你去客栈吃饭”叶聆溪低声说

        “这几天,在家里画画”唐墨谦轻声解释,“今天晚上才画好,也不知怎么,就想出来走走”

        他从来都安静的在家里呆着,从来没有今天这样躁郁难耐过,居然大晚上想出来听流水的声音,更没想到的是,出来随便走走,竟遇到了她

        唐墨谦心里叹息,表情却什么都没显露

        “哦”叶聆溪听了唐墨谦的话,心里稍安,又忍不住问,“画的什么?”

        “想看吗?”唐墨谦觉得脑子里片混乱,也不知怎么回事这句话就溜出口

        叶聆溪略犹豫,又看到唐墨谦带着丝期盼的眼,不由得点了点头

        34 对坐

        叶聆溪跟在唐墨谦身后慢慢的走,脑袋发懵,也不知道该想点什么

        路跟着唐墨谦进了小楼里,才发现屋子里乱七八糟,像是好几天都没有收拾过

        唐墨谦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低头说了声抱歉,手忙脚乱的开始整理沙发上凌乱的书籍纸张

        叶聆溪环视四周,发现这间屋子说不出的空旷,点都看不出是住了多年的屋子,反倒像是刚搬进来不久,什么都还没来得及置办的样子,再加上这地的凌乱,跟唐墨谦本人的气质差太多了,让叶聆溪惊讶的睁大了眼

        唐墨谦似乎更加不好意思,想腾出个地方来让叶聆溪坐,伸手挪书却发现两只手都已经占满了,手忙脚乱的结果是本大部头滑下来,差点砸到他的脚趾

        叶聆溪不由得抿嘴偷笑,挪开目光,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打量着周遭的环境

        不远处放着个画架,上面是牙弯月,浅浅的黄,墨深的蓝,月色下是棵被雷劈过的树,焦黑了半边,显出几分颓然,衬着月色更加孤寂,偏偏在这种凄清惨淡的环境下,被劈开的树干中又生出芽新绿,虽然仅仅是淡淡的那么抹,却立刻让画面加入了丝生气,让整个画面都活了起来

        老树有老树的温柔慈悲,新芽有新芽的生机无限,夜色透着无线的深沉和宁静,月光又带着点点的娇嫩和轻软,墨黑深蓝嫩绿鹅黄互相沁润融合交织,让人仿佛身临其中

        叶聆溪看着那幅画发了呆,半天才从那份感动中走出来,连忙回头找唐墨谦

        唐墨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静静的站在她身边,看她扭头,不由得微微笑,眼里有着询问,似乎是想问她的意见

        “很美的画”叶聆溪叹息声,对唐墨谦说

        她原本直以为唐墨谦真是那种无所事事在家里的人,却没想到他画出来的画居然那么美,美的那么让人震撼,就连她这个门外汉都被感染了,半天回不过神来,如果这样的作品都只能算是差的,那她真不知道什么样的才算是真正的艺术品了

        唐墨谦微笑的看着叶聆溪,像是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叶聆溪垂下头说:“我对这些也不是很了解,只是觉得这样的幅画让人挪不开眼”

        “这已经是我听到的最好的赞美了”唐墨谦轻声说,没再坚持这个话题,“想喝点什么?”

        “随便什么都好”叶聆溪坐在沙发上,丝倦意都没有,随手翻着唐墨谦的书籍,“你在看《管锥编》?”她仔细看了眼,书页已经旧了,显然是被反复翻过的

        “大学的时候读过”唐墨谦笑着点了点头,“我父亲喜欢这个,后来看我喜欢这些,就把他的旧书送给了我我直留着,最近几天突然着了魔,又想重温旧时的感觉,就翻出来重读”

        “这书确实是值得细细读的”叶聆溪随手翻了页,正好翻到钱老评诗经“氓”篇,这是诗经里有名的篇弃妇诗,看到“女之耽兮,不可说也”,心中动,再看评论中写道“男多借口,女难饰非”,顿时想起自己曾对林少宇有过的痴迷,后来又发生的种种,男人犯错往往容易得到所有人的谅解,只要他事业上通达,甚至会有人帮忙去替他找借口,而女人做错了什么事,则很难摆脱恶名,叶聆溪面想着,面生出几分厌烦,连忙翻了过去

        唐墨谦在旁边看着叶聆溪神色变化,张了张嘴,半天没说出话来,转身去了厨房

        叶聆溪随手乱翻,又翻到“有女同车”篇,低头看了第句“舜,木槿也朝开暮落,妇人容色之易衰若此;诗之寄兴,微而婉矣!”不由得再次愣住了

        舜之华,红而晕

        这样的颜色又能持续多久呢?

        叶聆溪转头再去看那副月下枯木图,这次没有关注那些嫩芽,反倒看着那棵枯木半天没了言语

        “在百万\小!说?还是画?”唐墨谦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叶聆溪的思绪

        叶聆溪转过头,看着他手上拿了两只杯子,瓶酒,放在桌上

        “刚才看到‘从来国色玉光寒,昼视常疑月下看’,觉得很适合你这幅画,就对着句子,再品品这幅画”叶聆溪轻笑,放下手中的书,翻了两次都看得让她伤感,不如不看了

        唐墨谦的眉头皱了下,他最近直在看这本书,听叶聆溪这么说,就知道她看到了哪节,容颜易老本来就是女人们最避讳的话题,怎么随手翻就翻到

        “草木有寿命长短,月缺月圆却永远存在”唐墨谦低声对叶聆溪道,“我直觉得,人最该珍惜的是那些直没变的,而永恒变化的东西,则是应该笑对”

        “你说的对”叶聆溪点了点头,放松下来,坐在沙发上说,“这书你看了多少遍,居然我说句诗,你都能知道我看了哪页”

        “也没有很多次,只是平时心浮气躁的时候,就喜欢翻翻过去读过的书,翻的次数多了,也就记住了”唐墨谦将酒瓶酒杯拿过来,放在茶几上,想了想说,“有些书,是需要反反复复的去读的,只读次有点可惜了”

        “我年幼时不懂那么多,就跟着瞎翻,囫囵读了不少好书,也糟趟不少好书,等真正懂了事,懂了人生,再去读这些书,感觉和年少的时候又不样,想想过去曾经为了自己读过几本别人没读过的书而意气风发,却从来没领悟过书中真味,想想都会脸红”叶聆溪看着茶几上厚摞的书,叹息着说

        “你能这么说就已经证明你真读过书了”唐墨谦给两个杯子倒上了酒,“中国人读到喜欢的书时,会说:当浮大白今天既然说到这里,就分享下我这里的酒吧”

        “喝酒?”叶聆溪愣了下,她已经很久没有喝过酒了

        曾经有段时间,她几乎是每天与酒为伴,宁可不吃饭,也要与酒精厮混在起

        看着唐墨谦动作优雅的倒酒,让她恍惚中觉得好像错乱了时空似的

        “原本想喝点茶的”唐墨谦摸了摸脑袋,“后来看你在读诗,诗经就酒是件美事,就拿了瓶酒出来,这是墨玉拿过来的,说是好酒,我还没喝过”

        叶聆溪拿起只杯子,抿了口,果然如墨玉所说,是瓶好酒,入口很绵,余味很香醇,让她忍不住喝了口

        唐墨谦见她喝了口,自己也倒上了酒,喝了口

        两个人没有再说话,反倒个坐在沙发这头,个坐在沙发那头,捧起书来各自看,安静的如若无人

        -----

        抱歉,这几天不知道咋回事,总登陆不上,然后更新就没办法及时从今天开始更新应该会稳定起来的

        35 往事

        35

        喝酒似乎能让人放松下来,叶聆溪眯起眼,将酒杯放在茶几上

        她差点忘了,现在的自己可不是从前那个几乎酒精中毒的人,顶多也就是杯倒,这会儿她已经觉得有点醺然了

        好在唐墨谦原本也没有将她灌醉的打算,只是浅浅盏,便收起了酒瓶

        “这是你父亲写的?”叶聆溪抚摸着扉页上的字迹,语带羡慕的问

        这行字是用毛笔写的,虽然字不大看着却大气洒脱,她在好几本书上都看到了相似的字迹,似乎是十五岁二十岁二十四岁生日礼物

        “是,他很喜欢书法”唐墨谦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孺慕之情“我父亲每年生日都会送我本书,他总相信书能教我的比他能教我的更多”

        “你们父子关系定很好”叶聆溪叹息了声,将书放回了旁边

        她从小到大就羡慕这样的关系,可惜从来没能得到过

        现在虽然找到了耿母,也算是拾回幼年的期盼,可因为她早已成年,耿母又体弱衰老,早已不可能像少年时再那样听从父母的教导或是训责,未免也有几分遗憾

        “是很好”唐墨谦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叶聆溪略显落寞的眼神,想了想也不知怎么就溜出嘴边,“他不是我生父”

        叶聆溪惊讶的看着唐墨谦

        “这是我的继父”唐墨谦指着那些书说,“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再嫁了”

        “那你”叶聆溪迟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唐墨谦跟他继父相处融洽的样子,似乎他也不需要安慰,可是他的眼底到底露出几分伤感,让叶聆溪不忍探问

        “很奇怪吧,我跟我继父的关系,比跟我生父的关系要好的多”唐墨谦笑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说这些话,可是喝了杯酒,似乎腹内就暖了起来,再加上对着叶聆溪,他不知道自己居然会有倾诉欲,这在他生命里还是头遭

        “你生父,是个什么样的人?”叶聆溪看着唐墨谦的样子,猜测着

        “是个”唐墨谦拧起了眉头,到底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形容词,只得苦笑,“是个有点糟糕的男人”

        叶聆溪再次惊讶了,脸也红了,半天才挤出句:“抱歉,我逾矩了”

        她以为这是个合适的话题,谁知道居然是个禁忌

        叶聆溪心里懊恼,脸上不由得就带出了几分

        “没关系”唐墨谦看到了叶聆溪的沮丧,不由得笑着安慰,“我早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实际上,我有度曾经特别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还搬出了家,来到这里”

        “这是你来这里的原因吗?”叶聆溪轻声问

        原来小镇人猜测纷纭的原因竟然是这个

        “那时候毕竟太年轻,而且大概是因为直接受正统教育,总是相信天下没有不疼爱子女的父母”唐墨谦苦笑着摇了摇头,“实际上这个假设就是个错的”

        叶聆溪目瞪口呆,半天才哑着嗓子说:“难道不是?”

        “不是”唐墨谦坚定的摇了摇头,“若真是天下没有不疼爱子女的父母,那为什么新闻里还有虐杀亲生骨肉的事件时有发生?为什么还会有重男轻女的父母将女童扼杀在萌芽中?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凡事没有那么绝对”

        “你这么说,好像也有几分道理”叶聆溪喃喃的说

        回想叶家父母,她突然有种疑惑

        如果当初和宋清歌相认的时候,她并不像那时候那么优秀出色,叶家父母还会那么疼爱她吗?

        如果养在身边几十年的乖顺女儿都无法让他们有半分怜悯之心,那么个并不优秀的亲生女儿又能得到他们多少垂怜呢?

        “我的生父是个普通人,并没有酗酒或是赌博的恶习,他样貌出众,事业有成,但是他那种对生命里从骨子里的漠视,让人特别难过”唐墨谦脸上的笑容直都没有散去,似乎已经是不介意这件事,“我的母亲偏偏是渴望平凡生活的女人,两个人最终还是没能过下去”

        “那,你怎么会跟了你的母亲?”叶聆溪联想到了自己和阳阳,小心翼翼的问,“你父亲那边难道就这么轻易的同意了?”

        “你觉得奇怪?”唐墨谦笑意更深,却完全没有到达眼底,“是因为我完全达不到他的期许,他压根就不想要我这样个失败品”

        “失败品?”叶聆溪倒抽了口冷气,“你怎么会这样形容自己?”

        “这是他的原话”唐墨谦的笑容有点僵硬,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有点漠然,“他认为我大概遗传基因出现了问题,完全没有继承他和我母亲的聪明伶俐,因此我母亲提出要带我走的时候,二话没说就同意了,不光同意,之后也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生命里”

        叶聆溪垂下头,掩饰住自己眼里的同情,她相信唐墨谦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同情或者怜悯

        他所承受的,她也曾经经历过,因为懂得,所以更加感同身受

        怪不得唐墨谦对阳阳总是那么耐心又亲切,大概是在阳阳身上看到了幼时的自己

        “他们离婚的时候我还鞋我后来直以为我是继父亲生的儿子”唐墨谦眼里有点迷离,“直到我大学毕业,他家来找我,我才知道原来我的生父另有其人”

        “不是”叶聆溪顿了顿,终究说不出那句话,继续说,“怎么会又找来?”

        “是我的爷爷快去世的时候,我的生父和继任妻子还没生下孩子,”唐墨谦语气里并没有太多感情,“这才终于想到要见我面”

        叶聆溪哑然,这样的家庭,怪不得唐墨谦要说他生父是很糟糕的人,就连她作为个听客都没办法接受这样件事实,更何况当时还年少的唐墨谦

        “我当时听到这件事第反应是开玩笑,后来觉得是我哥哥们恶作剧,最终知道是事实的时候还有点仇恨社会”唐墨谦终于露出笑容,“真是叛逆期最大的打击,想想当时真是混蛋,直接离开家里,四处乱转,还好来了这里”

        叶聆溪看着唐墨谦终于露出几分真心的笑容,直揪紧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也是你跟这里有缘”叶聆溪笑着说

        “我还给你家客栈刷了不少盘子”唐墨谦对叶聆溪折,“不过后来被我打坏的盘子比我洗干净的还多”

        叶聆溪笑出声来,连声追问:“然后怎样?”

        “差点被打出来呗”唐墨谦像是个少年般的耸了耸肩,似乎回到了当年的时光,“再然后你妈再也受不了了,偷偷找到我妈妈,我继父开着车带着我的两个哥哥路开过来,把我五花大绑的捆回家去了,镇上的老人家都被他们吓坏了,以为是黑社会来打家劫舍,差点就报了警”

        “你还有两个哥哥?”叶聆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奇的问

        “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唐墨谦笑了笑,“我继父家是开武馆的”

        “开武馆?”叶聆溪脑海里浮现出家三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再看看手边的书,落差太大让她来回晃着脑袋,不知道说什么好

        再联想起之前在宋家屯的时候,叶聆溪顿时恍然大悟,要不是有这样个继父,他又怎么可能在宋家屯的时候如此身姿矫娇她现在还清晰的记得她跑到腿软缺氧,他还连喘气都特别顺畅均匀,当时她就觉得他不像是个文弱书生,现在看来果然是深藏不露

        “那你会功夫?”叶聆溪伸手比划了下,完全没有半分英气,反倒有点滑稽,又讪讪的收回了手

        唐墨谦忍着笑,点了点头:“会点吧”又补充道:“比我继父就差得远了”

        叶聆溪觉得自己简直像是在做梦,这晚上颠覆的事情可是太多了,简直让她有点消化不良了

        “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唐墨谦看了眼钟表才发现天色已经不早,站了起来

        叶聆溪点了点头,站起来,是该回去了

        36 争夺

        36

        叶聆溪第二天起来感觉神清气爽,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在梦中样,让她既高兴又有点不安

        老实说,她还是很喜欢有唐墨谦这样个朋友的,可以起看百万\小!说,聊聊天,加上昨晚说过的那些过往,相似的经历更让她感觉亲切

        而唐墨谦似乎也从来没有表示出任何超出朋友范畴的意思,两个人相处坦然自在,既没有聊个人的情感经历,也没有询问她的任何隐私,让叶聆溪又放下心来

        今天轮到叶聆溪去疗养院,叶聆溪带着阳阳走在路上,才转过街角,就看到迎面走来的方老师,不由得汀了脚步

        “奶奶!”阳阳欢快的对方老师摇动着胖乎乎的手臂

        叶聆溪心里酸,将阳阳抱得更紧

        “我来看看阳阳”方老师似乎憔悴了很多,对叶聆溪没精打采的说

        叶聆溪想了想,掏出手机,给在那边的耿观海打了个电话,让他再等自己会儿,带着方老师随意找了个茶馆进去坐下

        “您只是来看看阳阳?”叶聆溪看着抱住阳阳不撒手的方老师,心中忐忑

        方老师是阳阳的奶奶,又是她曾经的老师,无论怎样她没办法鼓起勇气切断她跟阳阳的联系,阳阳原本能够得到更多人的关爱,只是林少宇搞砸了这切

        “我想跟你谈谈”方老师紧紧搂着孙子,面色却不是很好看

        “谈什么?”叶聆溪被方老师眼看过来,心中冷,立刻打起精神

        “阳阳是姓林的”方老师皱着眉头说,“你个女人带着孩子太难了,再加上你又没有工作,怎么带阳阳?我听说你的生母病倒在医院里需要人照顾,阳阳年纪还鞋需要更好的照顾”

        “更好的照顾?”叶聆溪喃喃重复,冷笑起来,“您这是指责我没有照顾好阳阳吗?”

        “我只是觉得阳阳身为我们林家的孙子,应该得到更好的照顾,而不是跟着你东奔西走,朝不保夕”方老师推了下眼镜框,语气淡然

        “那林少宇就能够照顾好阳阳了?”叶聆溪言辞尖锐起来,“阳阳从生下来跟他在起的时间屈指可数,从小到大他为阳阳做过什么?是陪阳阳玩过,还是哄他睡觉?如果您唯能够攻击我的是我身上钱少的话,那我可以告诉您,我是叶家出来的女人,就算是吃陪嫁,也足够让阳阳成年以前吃喝不愁,您说的对,阳阳还鞋而您居然想让他那么小的年纪就离开母亲,跟着热恋着另外个女人的父亲在起生活,我真不知道您到底是为了阳阳好,还是别有用心”

        她已经受够了这些人的无理取闹,也受够了自己的忍辱负重,还要她退到什么地步这些人才肯放过她?

        之前是林少宇,之后又是宋清歌,还利用耿母的生铂压制耿听泉,现在又找来方老师硬抢

        如果说从前叶聆溪心中还因为林少宇是阳阳的生父而有几分不忍,现在也随着这些人的所作所为而破坏殆尽了

        唐墨谦说得对,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这句话压根就是错的

        林少宇从来没有尽过天当爸爸的责任,对阳阳更是从来都不关心,有的只是呵斥责备,阳阳看到他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从前她还只当是严父慈母,还为林少宇想借口,认为天下没有不疼爱子女的父母,林少宇嘴上再强硬,心中也是疼爱阳阳的,甚至还认为林少宇争夺阳阳的监护权就表明了他有多在意阳阳这个儿子

        经过昨晚唐墨谦无意的句话却让叶聆溪警醒了,再也没有任何理由去欺骗自己,如果真的在意就不会从出生之后就对孩子不管不问,如果真的在意又怎么可能放着生病的阳阳去为宋清歌庆祝,如果真的在意又怎么可能让个稚龄孩子生生病死在自己家里?!

        叶聆溪心中有滔天的怒火想要发泄出来,林少宇现在堂而皇之的就想夺走阳阳,真是门都没有

        她为了阳阳可以连命都不要,更何况脸面这种不值钱的东西?

        如果这些人觉得撕破脸就可以威胁到她,那就别怪她直接上去抓花脸

        “你说我别有用心?”方老师脸色铁青,手捂着胸口,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叶聆溪,“我是阳阳的亲奶奶!我有权利看阳阳!”

        “我没说不让您看,您这不是抱着他,我也没有阻拦”叶聆溪笑容变得温和而坚定,“但是您想把阳阳从我身边带走,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我今天还就是要把阳阳带走,你能怎样?!”方老师抱着阳阳站了起来,暴怒的看着叶聆溪

        没等叶聆溪说出话来,阳阳哇的声哭了起来,吓了两个人跳

        叶聆溪顿时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这话无论如何都不该当着阳阳的面来说,她气势顿时就弱了下来,低声对阳阳小声轻哄,伸手想把孩子抱过来

        “你把孩子吓成这样还想抱走?!”方老师把推开叶聆溪,手抱起阳阳,手拿起自己的手包,站了起来,“我这就带阳阳回家去!”

        “妈妈!”阳阳哭得惨烈,伸出两只短胖小手要妈妈

        叶聆溪伸手过去,却次次的被方老师甩开

        阳阳被抱着转来转去,整张脸都哭得扭曲了,噎噎的没办法透气,脸色也泛着淡淡的青紫

        叶聆溪顿时不敢再动了,急着低声喊:“你快把孩子放下来!”

        方老师抱着阳阳的手箍得更紧了,全然没有注意到阳阳的不适,盯着叶聆溪怒吼:“我死都不会放开孩子的!”

        阳阳小声抽泣着嚷嚷要妈妈,声音却越来越弱

        叶聆溪看着阳阳的样子几乎吓晕过去,眼泪也流了下来,伸手却怎么都够不到孩子,她想把方老师推开,却又怕她摔了阳阳,忍不住哭着对方老师说:“求你快放开孩子,他受不住了”

        “放开那个小孩!”道清亮的女声响起来

        双手伸了过来,也不知怎么捏了下方老师的手臂,她就松开了手,阳阳跟着滑了下来

        叶聆溪大骇,扑过去想抱住阳阳,脚底下个踉跄,就摔了下来,扑倒在地上

        她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猛地抬头看过去,看到唐墨谦手抓着阳阳腰间的衣服,将他提溜起来,另只手将方老师退开

        方老师连着倒退好几步,差点没站稳摔倒在地上,眼珠转,索性坐在了地上,发出刺耳的尖叫

        39 唐家大哥

        上架啦

        40 暴雨之前的宁静

        41 八卦风云

        42 尘埃落定

        43 邀请

        44 聚会上

        45 聚会下

        46 倒霉的苏楠

        46 失踪

        48 受伤

        49 火

        炮灰女配进化论

        免费电子书下载.b2.

    加入书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黑龙江省22选5开奖结果

  • 西安位居最受欢迎十大旅游城市第四 2019-03-14
  • 男子被人踹到公交车前相关新闻 2019-03-14
  • 滴眼药水无法逆转白内障 2019-03-10
  • 人社部:尽快实现基金统收统支的全国统筹模式 2019-03-10
  • smart 20周年特别版上市 13.9888万起 2019-03-10
  • 7200万?有木有计划突破1亿?[哈哈] 2019-02-23
  • 福利 盒马鲜生为啥开一家火一家?陕西首家盒马鲜生来了! 2019-01-29
  • 中共中央组织部“12380”举报网站 2018-12-01
  • 无论什么制度关键是配套措施要跟得上,权衡哪种方法更科学。 2018-12-01